乾旦杜麗娘 把《牡丹亭》演好了

記者:戴貴立/屏東台北連線 | 來源:蹦新聞 | 日期:2023/03/19 | 瀏覽次數:510

反串本指與本工行當不同的腳色,後來社會大眾誤以為男演女,女扮男就是反串,學者建議,或許加上「性別反串」就比較能夠界定清楚。

這次3/18台師大崑曲社公演,女主角由男生擔綱,就是以「行當」考量,「實力」評估。乾旦演出,中規中矩,指導者帶著滿意表情點頭,臺下觀眾報以掌聲,觀眾滿座。  

據工作人員透露,今天觀眾超多的。演出學生很努力,角色扮演極投入。演完好多新粉絲簇來合照,其中還有從中南部趕來的學生家長們,也有坐輪椅的老先生,年輕面孔夾在觀眾中,看來崑曲打入新世代是有希望的。乾旦、明皇、貴妃,他們都人氣很高,演完謝幕,拍照久久不歇。

傳統戲劇其實以本身「行當」畫分,不管男女。所以孟小冬女性演鬚生,梅蘭芳男性扮演青衣花旦,楊麗花歌仔戲裡面都是男兒或是英雄,社會大眾看的是演技,聽聲音之悠揚清亮,身段的柔軟靈巧。

據說電影《梅蘭芳》裡面,有一個橋段,有人請梅與杜月笙夫人孟小冬,沒有裝扮,清唱「遊龍戲鳳」。梅剛要開口,笑對性別反串的孟小冬玩笑稱:「妳不扮上,我怎麼看妳都是個女的」。孟女士也回一樣的話:「你不扮上,我怎麼看你都是個男的」。從這有趣對話,可以發現,扮什麼像什麼,演戲必須投入,甚至自我暗示,心理建設要強。

國劇圈裡面,海光國劇隊當年乾(音:前)旦程景祥,坤生有姬青惠,鄒昌慈,坤淨(女生演大花臉)有王海波。男女性別其次,能夠詮釋好行當就讓他們上場扮演,唱作不容含糊。

一般國劇乃至崑曲演員,都會看其天分演出,在意的是「長相、扮相、身段、唱腔」。如果性別反串,必須條件穩當,確實有能力表演才行。這次台師大崑曲社公演,扮演杜麗娘的是男孩子,還是正在攻讀博士班的男學生。定裝照,戲台謝幕相片,觀眾怎麼看都認同,扮相沒話說。

前置作業和幕後工作,多人奉獻出時間精力和心血,其中以某位教授耗時費神,認真指導最辛苦,雖不敢說「嘔心瀝血」,倒也是細心耐性,傳授絕活。演完之後,指導教授說:「孩子爭氣!」就四個字給學生演員們極大肯定。

畢竟藝術是一直追求完美的漫漫長路,期許演員能更上一層樓,甚至期盼子弟能「青出於藍」。 綜觀各項指數看,觀眾、演員、幕前、幕後、贊助單位等,甚至演出時間與地點選擇,劇本挑選,樣樣都是成功的!

圖/ 台師大昆曲社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