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桑田 嘉南農村「義竹鄉三腳貓聚落」的百年傳說之九

記者:陳金聲/嘉義 | 來源:蹦新聞 | 日期:2024/06/14 | 瀏覽次數:75

第廿章、還給三腳貓老榕寧靜生長的空間

位於「忠義元帥廟」西北角約三百公尺的地方有一棵老榕樹,俗稱「三腳貓大榕樹」,樹高約15公尺,胸徑約3公尺,胸圍約9公尺,樹冠幅約四百平方公尺,樹形成涼傘狀,遠望如田野中的一把綠巨傘,四周平原並無其他大樹,它獨享陽光和雨露滋潤,枝葉茂盛,未曾受膠蟲之害。估計樹齡約有三百年,己被嘉義縣政府列為台灣鄉間珍貴老樹列管善加保護(編號:嘉縣37),數百公尺外就看得到三腳貓這一天然地標,聯外有路,彩迷便利,人車長驅直入。

民國六、七十年代,台灣社會掀起「摃明牌簽賭六合彩」的歪風,很多鄉間的老樹及小廟,都淪為六合彩賭客摃明牌的所在。

摃明牌的彩迷幾乎都來自「他鄉外里」,誰是「領頭羊」,無從可考,當年沒手機連絡,他們彼此如何通風報信?耆老說「阿栽影」。

六合彩迷摃明牌的場域,偏愛榕樹下,老樹愈大,彩迷愈聚愈多。至於明牌準度如何,隨個人心中那把沒有刻度的尺而異。當年的三腳貓老榕樹下宛如「新興夜市」,夜夜燈火通明,聚滿求明牌的彩迷。

有些彩迷白天就提早進場,先到先上香先「禱告」,不求賜吃賜穿,只求賜明牌。

三腳貓榕樹下,有二間小廟,建物都不大,分別是「榕樹公」與「忠誠公」。建於何年,無沿革記載,但廟與樹都是附近農家祈求五穀豐收、六畜興旺、世人平安的所在。

忠誠公外觀較久遠,供桌上鋪蓋一層的不鏽鋼板 (白鐵板),些許厚度,但卻被摃明牌的「輦轎仔」敲得凹凸不平,密不容針。

供桌上的香爐,只要出現不明顯的「紋路」,明明有些只是掉落的香灰,但彩迷看見紋路瞳孔就放大,聚精會神圍著看究竟,手指頭照著紋路比劃「悟」明牌,香爐上出現的任何紋路所代表的明牌號碼,各自領悟後帶回家簽「心中的牌號」。

這些所謂的明牌,一人一把號,有緣者得,無緣者捨,看不懂或悟不透的,現場跟其他彩迷「互相研究求精準」。靠明牌簽賭,輸贏自負,「榕樹公」及「忠誠公」概不負責。沒簽中的彩迷,難免失望,但不會死心,還是再回來,瞳孔放更大,每個人都無比期待自己下次悟更準。

簽中者興奮無比,皆曰「五告準」,酬神野台戲一場接一場,有時連演數天,這是「榕樹公」及「忠誠公」未曾有過的風光。

香爐爐面的紋路如果太多太密太複雜看得眼花撩亂,彩迷就拿著香枝輕拂爐面將之抹平,祈求「榕樹公」及「忠誠公」重新出示更明顯易辨的紋路。

樹下難免飛沙走塵及葉落滿地,當年的彩迷,個個都是「清潔志工」,廟裡廟外天天都打掃得非常乾淨,「忠誠公」的廟前,備有一組中古的沙發,天天擦得一塵不染。

晚近十數年間,夜間到荒野摃明牌之風漸退,三腳貓榕樹下的「忠誠公」及「榕樹公」廟前,彩迷也散去,不鏽鋼板上的凹痕猶存,只是多了一層厚厚的灰塵及密密麻麻的壁虎屎。原本供奉在忠誠公內的神尊,現在也不知去向?研判是被信眾請回家中供奉。

第廿一章、老榕青翠依舊,欣欣向榮

彩迷退盡後,老榕重享昔時的寧靜,但新來一批「貴賓級」的信眾,他們就是到附近投資大型養雞場的老闆們。

養雞場最怕雞瘟之類的傳染病,稍一閃失,就損失慘重,血本無歸,風險高,門禁森嚴,不讓外人進入,這些大老闆們會去敬拜「榕樹公」及「忠誠公」,祈求保佑,也會請野台戲演出,報答庇護之恩。

老榕樹下右前方,一直都保留一間老舊的鐵皮屋,長期大門深鎖,沒人居住,門口掛著一塊「義竹鄉三腳貓六號」壓克力板,但數年前,壓克力門牌己經不見了,這一戶是誰家的,沒人知曉。

三腳貓老榕樹下當年名聞各方的摃明牌據點,就這樣走入歷史,昔時「愈夜愈鬧熱」、人群群聚的場景,己成過往雲煙,「摃明牌之燈」現已不亮。如今老榕生機旺盛,青翠依舊,欣欣向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