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朝野攻防 且看「立法院的炮手」前立委蘇秋鎮

記者:陳金聲/高雄 | 來源:蹦新聞 | 日期:2024/07/10 | 瀏覽次數:56

2024年2月1日就職的第11屆立委,朝野攻防亂象叢生,民眾看膩、看累、看煩,形容是群魔亂舞、跳梁小丑,於是有人緬懷己故的前立委蘇秋鎮,建議請他從九泉之下「跳」出來「教化」一下當今的立委諸公,上一堂「朝野攻防」。

蘇秋鎮是原高雄縣路竹人,於民國88年8月2日淩晨4時辭世,享年65歲,辭世迄今己25年,人走茶涼,新世代的選民,知道這一號人物的,可能不多,深度認識他的可能更少。

蘇秋鎮是於民70年至73年間擔任立委,一生參選6次,5度落選,就只當選這一屆立委。他一生的「傳奇」,不勝枚舉。犖犖大者包括:21歲大學時期就幫余登發 (曾當選高雄縣長)、楊金虎 (曾當選高雄市長)、郭雨新等人站台助選、立委任內全勤、三年任內發言超過3000次,超過全體立委總發言量的四分之一、書面質詢字數超過100萬字、國小五年級跳級考上初中、岡山高中第一位考上台大法律系、台灣光復後,高雄縣市第一位高考及格律師等等等。

蘇秋鎮因父親在日據時代曾被抓去關而從小就一身的叛逆細胞,考上高中後在未來志願欄內只填寫「復仇」二字,選舉公報中,職業欄他只填寫「政治」二字。他說過,台灣社會不欠紳士,只欠戰士,所以,他的一生就是為民主而戰鬥,但他的戰鬥,是鬥智,而不像現在的立法院,「起腳動手」,像格鬥場。

那個年代的國會立法院,終身免改選、無任期制的立委多達數百人,被稱為是「萬年國會」。聲色俱厲的蘇秋鎮「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形容這些萬年立委叫「老賊」、「怪老子」、「資深立委」。

那時還沒有民進黨,國民黨之外,皆稱「黨外」。朝野攻防,國民黨一黨獨大,什麼沒有,有的就是「表決部隊」,任何攻防,國民黨沒曾輸過一次。

蘇秋鎮曾形容,黨外的立委們,在表決時,男立委身體故意倒下,連手帶腳「五肢」全部舉起來都還輸到有剩。但是,自從蘇秋鎮進到立法院後,他使盡怪招,把「怪老子們」修理得叫苦連天。

每次表決都輸,這口氣他吞不下,但無可奈何,於是他出怪招「修理」怪老子們,只要看到表決部隊搭上巴士離開立法院,他就提議要求表決。表決一提出,就得清點人數,人數不足,會議開不成。

主席一聽到蘇秋鎮又要求表決,先喊「休息」緩衝,趕緊打電話連絡在返家途中的怪老子們「馬上原車載返立法院」。車上的怪老子們一聽,七嘴八舌破口大罵「蘇秋鎮最缺德,一定又是他搞的鬼」。蘇秋鎮明知表決部隊一回來,他又得輸,但看到他們有的吊著點滴,有的抱著薄毯魚貫而返,他站在大門口喊「五告爽」。

但是,大陸來台的怪老子們也不是省油燈,他們被蘇秋鎮惹火了,開始想招反制蘇秋鎮。

蘇秋鎮小時候被牛車輾傷一條腿,上了年紀後杖柱而行,走路一枴一枴的,行動緩慢,蘇秋鎮在議事廳內坐久了,難免內急,怪老子們機不可失,經常趁蘇秋鎮上廁所之際,一次性「包裹表決」,等蘇秋鎮走回議事廳,整本的預算己經全部無異議表決通過。

蘇秋鎮從此更抹爽,於是練就憋尿功,整天不上廁所,楊寶琳、牛踐初、梁肅戎等老立委苦無機會,於是「勾結」主席,在主席徵詢「大家有沒意見」之際,十幾名老立委一瞬間一擁而上,把蘇秋鎮壓在桌底下,讓他無法起身舉手喊「異議」,議案就這樣「無異議通過,散會」。

蘇秋鎮起身時,壓他的老立委走那列飛,因為蘇秋鎮舉起手中的枴杖就朝他們飛舞,留下蘇秋鎮棒打怪老子的國會傳奇。他因此被譽為「立法院的炮手」。

桀驁不馴的己故前立委李敖曾說,「戰鬥是檢驗黨外的唯一標準,蘇秋鎮在政治方面的戰鬥性,是最令我欣賞的」。蘇秋鎮往生時,李敖還寫了一篇悼念文, 說蘇秋鎮是他「最難忘的一位政治家」。

聲色俱厲的蘇秋鎮,曾入獄而被取消律師資格,他參選過程中,在最後一夜的造勢場子,總是帶著一只行李箱上台,並且打開讓台下的支持者看箱內裝了內衣褲、牙膏牙刷等日常用品,向選民訴求「這一戰如沒過關,就可能被捉去關」,但這一招沒能延長他的政治生命,只當選一次立委就「謝謝收看」。

當年的蘇秋鎮,以「復仇」之姿,戰鬥戰了三年,未曾出手打人,當年的怪老子們,也沒仗著人多勢眾起腳動手,也算保有「君子之風」。某種層面來看,這也算是國會的一頁民主。

物換星移到21世紀,現今的國會,明的為朝野攻防,暗的為自己的流量及知名度,各有盤算,動手的動手,出腳的出腳,還有咬人的及呼巴掌的,倒的倒,傷的傷,只差沒把救護擔架抬入會場,民主國會的殿堂如秀場,比俄烏戰場還亂,「民主列車」理應往前開,但台灣國會卻開得「倒退嚕」,一天比一天還倒退,這樣的國會亂象,堪稱為艱界民主國家之最,難怪有人說,應該把蘇秋鎮從九泉之下「請」出來給現今朝野的立委,上一課什麼叫「朝野攻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