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差異的成因 / 蹦新聞

來源:蹦新聞 | 日期:2019-03-18 11:07:47 | 瀏覽次數:202

蹦新聞 / 張查理

       人經常往返於兩種世界,一種是日常生活現實世界,攸關柴米油鹽及左右鄰舍的熟悉感;另種則是投入的職業世界攸關謀生、趣益與生涯理想。兩種世界各有不同角色扮演與期盼,稍不慎即易角色混淆而以日常觀點評價職業理想或以職業理想期許日常表現。概觀人的觀點差異,主要肇自幾項原因:

 

一、信念與價值:

       每個人想過與能過的生活方式不同,就像人生應追逐永恆的燦爛成就,還是追求平淡寡欲的恬靜生活;應抑制自我而積極參與社會集體,還是應走出俗眾而活出自我;應戰勝天地,克服自然,抑或是順應自然與大地和諧相處一樣,因人而異。甚至,即使有能力選擇去過理想的生活,還不免可能有身心牽掛或客觀環境限制,因而難以決行。當然,人生價值取捨並非「非黑即白」的二元取徑,人可以選擇何時、何地、何種情境或何種要件滿足下,才自其中取擇其一。也就是,生活價值取向並非僅有兩種,且人終其一生也未必每逢任何遭遇,總是固守一方立場。換言之,相互對立矛盾的觀點是可共時或分時存在的。如果無法容忍一個相異信念與價值並存的矛盾社會,即意謂一個多元的社會尚未真正來臨;因此,也就不免會以一己之見度他人之見,並欲以單一典範統攝所有典範。總之,觀念難離投射者身心脈絡,即使非發自深處,也有其籠罩與可相映之處。

 

二、成長與經驗:

       家,不僅孕育人的形骸身影,更鏤刻了人的記憶,以致如家風、村風或里鄰文化都多少構成了人認同外在世界的基礎。熟悉感似乎在經驗裡發酵成某種圍界,從現在到過去,從過去到現在,一路插旗,遠到童年。不論是社區文化感染論還是早齡定終身,都訴說著過去如何構築現在,經驗如何造就觀點;成長經驗的熟悉感與忠於自我的旗幟感受對構成觀點圍界的重要影響,這些都是因為經驗事實(experienced facts)沉澱與垢化,降低認知與心靈守門後的自動化結果。這裡並非隱喻歷史決定論或宿命觀的絕對性,畢竟經驗仍可能隨客體環境或情境而自律調變,再社會化與經驗教訓後都能構成迫力使個人向現實低頭。經驗的質量與內容在互為主體之相較下,能對照或產生出相對的局限與相對框架。在缺乏外力奧援或自我充實下,經驗侷限者可能較易產生相對侷限觀點;豐富經驗者雖較能產出相對豐富觀點,卻易因自動化而反成為破除既有框架的阻力。

 

三、學習、擅長與生涯:

    這裡再度確保了學習經驗與熟悉感對觀點深化構築的重要,如同傅柯所述歷史如何教條人心,學科幾是知識嚴苛紀律後的結果,以確保特定觀點的合理與絕對合法性。一個學科即如一種偌大框架,可被切割成無數小框架,直至觀點被細化成與事實幾近而盡。零散個別事實只是單一事例,無法被抽象成一個可以容括諸多相近個例的類框,猶如人的指紋之個殊性。生物人本具任意性與可塑性,透過標準學習過程、特定知識與方法規制後,轉成了持擁觀念的社會人,此使無效的教育規訓在預設的體制下難以成就。即使藝術如此自由,亦不免包含美學紀律與審美意識形態。職業的工作環境與職場文化也相當形塑了個體的人生價值與道德觀,同樣,其所需要的知識與能量面向也不相同;學者無需偌大氣力,但捆工亟需。不過,並非所有觀點都是框架,「甚麼都可以(anything goes)」仍微見框限,特別是對拒絕者而言,它反成一種限制。

 

四、知覺與情感反應:

       人是具形物,身體本是物理框架,感官則具生心理框架,意識則具社會文化框架。人不免有心理侷限之時,不論是道德容忍度或情緒衝擊門檻等。希特勒(A. Hitler)信奉亞利安種族優越觀點,白人也大都被視為優秀人種,阿德勒(A. Adler)卻指出人兼具優越與自卑心理。觀點的誕生似乎不在識字以前,觀點也非純知識的灌輸,事實上它還隱挾文化差異心理。換言之,社會人的觀點已不局限於單純識字內容,還可能傳承了前人看法或觀點。人擅於覺察身分及處境,因此容易優化、折衷或退讓自我觀點。觀點常是互動交涉的競技場域,有時攸關生計或生命。觀點的讓步有時是人的最後一根稻草,不僅關係輸贏,還攸關尊嚴。因此,自我認同感與相對優劣感便可能成為個體觀點的侷限,而尊嚴及面子也因此成了一種倫理框架。

 

五、興趣與利益焦點:

       伴隨著成長經驗與學習過程,個人可能延續或逐步發展出某種趣益(interests),據於個人喜好而感覺有益自我的一種活動或行為取向。有的趣益發展自成年以前,有的則伴隨成年以後的職場文化而來,抑或中途轉向的結果。階層文化品味使趣益成了優劣即判的物化對象,形式與內容異化後,形式自動轉為內容象徵,無須問內容,形式足以說明一切。因而,經概念結構化後的品味,即由上而下的粗糙涵括人種類型,並拉攏了正統性與道德教條一同為其背書。如果將文本形式視為框架,其內容為觀點陳述,則「形式即內容」不啻猶如「框架即觀點」。不同的是,對繪畫者和攝影者而言,物理框架幾不可免;然而似乎並未框限了部分畫家與攝影家們的觀點世界與豐富內涵,而批評家所指稱的流於形式大都指向內容的重複與規律性。

 

 蹦新聞 www.bon6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