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粒沙看世界? / 蹦新聞

來源:蹦新聞 | 日期:2019-02-27 16:30:29 | 瀏覽次數:472

蹦新聞 / 張查理撰

       常聞:「從一粒沙看世界」,用來說明很多事情其實可以不必大費周章後才理解,只要從小處細究便能多少了然於胸,掌握概貌。此話乍看有理,實際卻有其侷限或盲角,值得省思。

       18世紀末至19世紀初,英國詩人布萊克(W. Blake)原本是名不見經傳的詩人,20世紀初卻漸受矚目。因為他的詩文裡充滿生活哲理,有關「從一粒沙看世界(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的描述在後來啟發了不少後人省思及應用。該詩(見註)起首四句: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And eternity in an hour……」。後人對此詩的翻譯和解讀,多少因個人故事與理解不同而有異。但卻有人將其翻譯的極為言簡意賅,如:「一沙見世界,一花窺天堂,手心握無限,須臾納永恆」。

       此語和漢朝袁康的「見微知著」,以及韓非子的「見微知萌、見端知末」等,均有同味之處。倘從布萊克的整句詩意來看,布氏無疑是從唯心論點的旨趣出發,認為透過一粒沙子即能賦予人對生活的經驗及想像,從小處將沙粒裡的映象意義投射至世界的人生幕景;例如對科學的想像,可以從沙子成分析出它的物理與生化特質,以此推斷其來源與所屬的周遭環境特質。倘換從感性想像,也能從一粒沙子的簡單存在,激使人們感受生活平凡的意義。同樣,從一朵花的盛開與凋謝也能賦予人對生命起伏與繁華落幕的感思。次句則反映出典型的西方文化特質與世界觀,主張人應且能勝天,個人即能掌握自我命運。即使現實殘酷且不忍卒聞,個人也能力求精神滿足,於抽象的精神世界裡,尋求無限的心靈時間與意識飽足的空間,悠游自在,完實自我。

       雖然如此,在物質實在的世界裡,從諸理而觀,「見樹」與「見林」卻是兩個世界。從局部推論或臆想其餘或全部,終有其危險時候。推理,誠然是人們擅用理知的行為表現,然而「表徵」卻常與「真實」距遠;就像許多人對「第一印象」的心理銘印與經驗執著,裡頭卻隱伏著某些如涂爾幹(E. Durkeim)所形容的機械連帶心理與自動反應機制;也就是一種記憶或習慣的內在連結,促使理智被封入「括弧」。事實上,人的「初見」僅是整體歲月中的一個短暫時刻,對此第一印象的信從,豈非是以「時間沙粒」而輕斷人生? 但,人總非是一灘死水吧,總能因外在環境改變而適應或有機調整,或因身體變化而意識瞬而轉換;人更易因情作用而瞬變對世界的往日評價。

       因而,我們需要的是,將「從一粒沙看世界」當作是探究微觀世界的啟蒙想法;作為需要時取樣推判的一個輔助支見,抑或是演繹心靈與謳歌藝文的媒介;但卻不適於作為自我或重要事件的決策依據。畢竟布萊克是位詩人,而大多數的我們卻是工作世界中的忙碌族群;重要的人生決定,豈能輕易交給瞬現的靈思而任其結果?

註:阮一峰(2006年6月10日),威廉·布莱克《从一颗沙子看世界》,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06/06/to_see_a_world_in_a_grain_of_s.html。

蹦新聞-www.bon6s.com

圖:張查理自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