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景象讓林飛驚呆了,因為.... / 蹦新聞

來源:蹦新聞 | 日期:2019-11-21 14:54:04 | 瀏覽次數:161

蹦新聞 / 霜林

眼前的景象讓林飛驚呆了,因為此時此刻被綁在裡面的不是別人,而是他自己的妹妹,語潔雙手被反綁坐在房子角落的椅子上,雙眼緊閉著一動也不動,就在林飛正要衝進去救妹妹的時候一隻手拉住了他,是羅士爵。

 

  

  「你怎麼也跟來了?」林飛說。

 

  

  「我怕你會衝動行事所以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跟在你的後面,放心把我這個是沙分身,其他人都還不知道這件事。」羅士爵回答。

 

  

  「你為什麼攔住我?你沒看到我妹妹被綁在裡面嗎?」林飛面帶不悅的說到

 

  

  「冷靜一點,衝動是魔鬼阿,第一 我們沒有辦法分辨那一個是冒牌貨,假如眼前這個是假的那我們把她帶回去又殺掉你妹妹不就剛好中了敵人的計了嗎?第二就算眼前的這個是真身我們也得制定作戰計畫才行」

 

  

  「你說的也是....」林飛終於冷靜了下來,然後說道:「那你有什麼計畫嗎?說來聽聽,分辨真假就交給我,我的仙眼可不是裝飾用的......」

 

  

  就在林飛跟羅士爵制定作戰計畫的同時,屋內又傳來了小蜂跟眼鏡男的交談聲.....

 

  

  「那女孩估計到明天中午之前都不會醒來吧。」眼鏡男眼睛瞄向語潔說道。

 

  

  「沒錯!!被我的能力弄暈的人都會睡很久」小蜂得意的說。

 

  

  「我看我們還是把她殺了好了,現在下手她不會有感覺的」眼鏡男說道。

 

  

  「不行,要殺也得等到那傢伙完成任務以後才能殺,因為他的模仿能力是建立在被模仿對象還活著的條件下,要是現在殺了她,那傢伙也會一起死亡。」小蜂答道。

 

  

  「這樣啊?沒想到那傢伙的能力還有這樣的弱點。」眼鏡男推了推眼鏡說道,然後走到了語潔的旁邊,然後舉起右手輕輕的撫摸著語潔熟睡的臉蛋,說道:

 

  

  「不過這小姑娘長得還真是標緻可愛,既然不能殺她,我看我們就來玩玩她好了。」

 

  

  接著眼鏡男將手放到語潔的大腿上撫摸並緩緩的掀起她的裙子,就在此時一團沙子飄進了屋內將燈熄滅了,接著林飛有如光一般的速度飛了進來接著重重的一拳打在眼鏡男的臉上,憤怒的說道:

 

  

  「你想對我妹妹做什麼!連8歲的也想侵犯你這個混帳畜生!!」

 

  

  

  現在換眼鏡男暈了,不過他很快就爬了起來並準備還擊,不過還沒出手就已經被隨之而來的一大團的沙子緊緊的包覆全身而無法行動,而小蜂已經不見了,林飛趕緊解開了綑綁妹妹的繩子然後將她抱起,接著便衝出了木屋。

 

  

  

  「你快走,我來拖住他。」羅士爵說道。

 

  

  

  「好的麻煩你了」,接著林飛頭也不回的朝鐘樓跑去,就在半路上,小蜂擋住了他的去路。

 

  

  「我問一句阿,你是怎麼知道你手裡抱著的妹妹是真的?」小蜂微笑著問到。

 

  

  

  「因為我的眼睛可以看破一切,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讓我們的手環失去作用的,但是你們是騙不了我的眼睛的,再加上剛剛你的那個變態同夥竟然想要侵犯我妹妹,如果她是你們的同夥他是不會那麼做的」林飛答道:「讓開!不然看我殺了你這個叛徒!」

 

  

  

  「但我不會讓我們的計畫失敗的」小蜂陰沉的說道,接著數十個小蜂分身將林飛團團圍住並衝了上來。

 

  

  

  「藍火!!」一團藍色的火焰在林飛的周圍形成了一圈防護牆,而小蜂的分身依然不減速的衝了上來並且碰觸到了火焰,接著便化作了一團氣體朝林飛飄了過來

 

  

  

  「等等,這莫非是....」林飛驚覺到了小蜂的能力,隨即便用手摀住了口鼻,另一隻手則摀住了妹妹的鼻子。

 

  

  

  「哎呀!!真不愧是醫學院的高材生,已經發現了阿,沒錯,我的能力就是瓦斯,我能製造瓦斯分身,這些分身一旦被解除或打破就會變成瓦斯,一旦吸入就會造成昏睡,你雖然有很厲害的眼睛,但怎麼樣也防不了經由嗅覺發動的攻擊,我看你能憋多久的氣」小蜂面帶微笑的說道。

 

  

  火焰漸漸的熄滅了,而林飛的跪倒了在地上,意識越來越模糊。

 

  

  「接下來...」小蜂解除了所有分身然後緩緩的走向林飛.....「把你妹妹還我吧,放心吧我不會殺了她的,因為她是我們重要的計畫之一,你擁有這麼強大的眼睛卻落得這般田地,真的是不大妙阿!」

 

  

  「現在看起來不大妙的是你喔!」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了。羅士爵出現在了小蜂跟林飛中間

 

  

  「發生這麼大的危機也要瞞著我們嗎?」吳老師出現在小蜂身後。

 

  

  「你這個叛徒,枉費了我這麼信任你!」沃克教授生氣的說道。

 

  

  所有遠征隊的成員都出現了,還有鎮上的軍隊也來了,現在換小蜂被包圍了,小蜂的表情垮了下來,而林飛因為憋氣太久又吸到了不少瓦斯而失去了意識。

 

  

  「你們派來的那個冒牌貨正想動手就被我們幹掉了,她在這兒,你們的計劃終究以失敗而告終,而你和你的主子很快也會落得此下場!!」劉冠亨話說完便將一個全身癱軟的小女孩拋在了小蜂眼前的地上,她年紀跟語潔差不多大,黑色的頭髮綁了兩條長辮子,身上穿著跟語潔一模一樣的衣服,雙眼微微睜著已經沒有了氣息。

 

  

  「不!!!!」小蜂抱起女孩的屍體痛哭哀號著:「她是我的女兒!!」。

 

  

  「她是被我們幹掉以後才變回原型的,所以我們並不知道她的真實身分,殺了你的女兒真不好意思,我們會好好保存她的屍體的(註)」教授語帶歉意的說道。

 

  

  「不過!!」教授語氣一轉:「你身為父親竟然讓自己年幼的女兒做這種事實在是可恥,再加上你背叛了遠征隊又綁架了兒童,所以我們跟國家都會治你的罪,這也是國家軍隊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背叛跟綁架不論哪一條都是死罪,兩項加起來我想你是必死無疑了,所以相信你很快就會去陪你女兒的,來人!!把他帶走!!」

 

  

  接著眾軍隊蜂湧而上,小蜂停止了哭泣,替死去的女兒闔上了雙眼,將她平放在地上,接著冷笑著說道:「我絕對會報仇的,我們後會有期。」然後就被帶走了。

 

 

 

  註:在這個國家,因為擁有無與倫比的屍體保存技術,據說他們能夠讓死去的人永遠保持其剛死去的樣子就像睡著了一樣,因此他們不會將死人埋葬,而是將其進行防腐後放置在一座高塔裡,讓其家人在思念他的時候能去看他,他們還因此出現了一個習俗:每年的六月中到高塔裡替他們死去的親人擦洗身體並換上新衣服。當然,被判死刑的除外。

 

 

  

  林飛醒了,他躺在豪宅醫護室的病床上,他下意識的要找妹妹,轉頭看到語潔躺在隔壁的病床上正熟睡著,他鬆了口氣,接著他起了身,下了床,

 

  

  「林飛你終於醒了阿!」王采菁走了進來

 

  

  「恩」林飛遲鈍了許久後答道。

 

  

  「那個....我睡多久了?」林飛問道。

 

  

  「大概三天吧。」采菁答。

 

  

  「這麼久阿,那我妹妹呢?」林飛面帶擔心的問。

 

  

  「放心吧!你們體內的毒素都已經清理乾淨了,你妹妹應該也快醒了。」

 

  

  「哥哥....」說時遲那時快,語潔緩緩的醒了,她有氣無力地叫著哥哥

 

  

  「語潔...」林飛走到妹妹的病床旁邊坐了下來,握著她的手說:「妳還好嗎?感覺怎麼樣?」

 

  

  「哥哥小蜂叔叔是壞人......」語潔有氣無力的說道。

 

  

  「恩,哥哥知道,我們已經幫妳修理他了」林飛摸著妹妹的頭溫柔的說。

 

  

  「啊!」林飛突然想到些什麼的說道:「那個眼鏡變態跟瓦斯混蛋後來怎麼樣了?」

 

  

  王采菁將在林飛失去意識之後發生的事告訴了林飛。

 

  

  「眼鏡男好像會時空間魔法,給他跑了」羅士爵憤憤不平的說。

 

  

  「小蜂的公開處刑將在三天後舉行。」教授走了進來。

 

  

  「教授....我不該擅自行動的,對不起。」

 

  

  「放心吧,我不是來責罵你的,相反的我是來表揚你的,因為你的機警讓遠征隊免於一次遭受全滅的危機,因此你不但救了你妹妹也救了整個遠征隊還有國家,還替我們抓到了一個內奸,這裡的所有人都欠了你一條命,因此...」遠征隊的成員都走了進來....「我在此宣布,從今天起,任命林飛為遠征隊總隊長,另外,我們也將獲得國家政府正式的支持,他們將任命你為國家軍隊總指揮,受封儀式將在三天後,也就是處死小蜂後舉行,恭喜你,林飛!!」

 

  

  「哥哥,原來是你救了我啊,你好厲害!!」語潔面帶崇拜的說著:「哥哥....謝謝你,,,」

 

  

  遠征隊的其它成員也都爭相的恭喜林飛,接著羅士爵恭敬的說道:

 

  

  「總隊長,請下您的第一道軍令,請問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

 

  

  「嗯!既然我們都已經把內奸除掉了接下來就可以開始反擊了,但我們要先知道他們的主子還有主將們的據點,而知道這些事的只有一個人,因此我需要去一趟監獄」語畢林飛便站起了身.....「不過在那之前我要先做一件事.......」

 

  

  「什麼事?」劉冠亨問道。

 

  

  「三天前我們去的那間餐廳因為我妹妹被綁架了她沒跟到,而且那麼多天沒吃東西她現在一定很餓,因此我決定帶她再去一次,你們要一起來嗎?」

 

  

  「原來是這件事啊.....」采菁打趣的說道:「好啊!既然你都邀請了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喔!」

 

  

  「恩恩,就當作林飛升官的慶功宴....」羅士爵笑著說。

 

  

  「那就走吧!」林飛微笑著說道。

 

  

  於是他們再次來到了三天前的那間餐廳,這次沒有奸細在旁邊偷看,他們就在十分愉悅的氣氛下用餐,用完餐後林飛到了監獄用仙眼讀取了小蜂的記憶並利用安眠藥剩下的時間制定了一套完美的作戰計畫,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林飛跟妹妹的暑假結束了,他捫暫時放下了遠征隊員的身分回到學校去上課了,而他們都沒有忘記訓練,林飛一直在修正作戰計畫,而教授也利用上學期間不斷的研究新技術,因為他們心裡都很清楚,最終的敵人還沒打敗,真正的考驗還在等著他們。

 

夢戰 完

 

蹦新聞www.bon6s.com

張查理 刊載

 

蹦新聞

電話:0939-308316
地址:高雄市苓雅區廣東一街94號2樓
電子信箱:zebraljv320@gmail.com